首页 > 最新资讯 > 网赚历程

我国衍生金融工具会计监管探讨

2021-07-20 16:19:20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1.衍生监管的必要性

会计监督是会计监控治理的简称,是指通过会计检查、监督和控制等式的过程和手段,对企业、事业单位的活动过程和结果进行监控和治理。具体来说,它包括两个基本含义:一是会计人员及其工作对企事业单位的经济活动过程及其结果进行监督和管理;第二,国家和地方行政和其他治理机构、投资者、债权人、管理者和其他利益攸关方监测和管理会计过程及其结果。

随着衍生金融工具的不断创新,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目光转向了衍生金融工具的交易。然而,衍生金融工具集中了巨大的风险,带来了一系列的风险。墨西哥危机、智利铜矿事件、巴林银行事件、亚洲金融危机、安然事件、CAO事件等一系列风暴和危机表明,加强衍生金融工具监管已成为当务之急。目前,世界上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建立了对衍生金融工具的监管体系,但这些监管体系大多以金融监管为主。比如英国采取证券投资委员会一元三级治理、证券期货治理组织(行业自律组织)行业治理、交易所、清算所自律治理的一元三级监管模式。美国采取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证券交易委员会负责、全国期货协会(行业自律组织)进行治理、交易所和清算所进行自律治理的多层次三级监管模式。

相比之下,衍生金融工具的会计监管似乎落后了很多。衍生金融工具的会计监管仍处于会计准则制定阶段,一些相关问题仍在讨论和解决中。对衍生金融工具会计监管体系也缺乏整体概念。因此,可以说衍生金融工具的会计监管才刚刚起步。在整个监管工作中,金融监管仍然是第一位的,而会计监管则被放在第二位。但我们认为会计监管也将在衍生金融工具监管中发挥重要作用。这是因为,与金融监管相比,会计监管具有以下特点:(1)会计监管主要是对交易者进行监管,而金融监管是对包括交易者、交易所和交易系统在内的整个交易过程进行监管。这一特点决定了会计监督是其他监督的基本环节。(2)主要规范财务报表的披露,通过投资者、债权人、税务机关和监管机构的反馈发挥作用。(3)主要是事后监管,往往具有非实时性的特点,而金融监管包括事前系统监管、事中实时监管和事后监管。因此,会计监督只有放在更广泛的监督体系中,并与其他监督措施相匹配,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根据上述特点,我们认为衍生金融工具的会计监管是一项针对性很强的工作。虽然没有金融监管那么广泛,但它在控制特定业务的风险积累和扩散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二.衍生金融工具会计监管的目标和内容

会计监管是衍生金融工具监管体系中的基础环节,对控制风险的积累和扩散具有重要作用。衍生金融工具会计监管的目标应该是通过制定和实施一系列规范制度,建立和维护一个机制,让所有相关利益主体正确、及时、全面地了解衍生业务的信用暴露和收益信息,从而实现:一是为投资者、债权人、公司治理当局等提供。带有评估信息

从内容上看,衍生金融工具的会计监管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建立与国内金融市场和金融监管发展程度相适应、与国际衍生会计准则体系相协调的衍生会计模式;(二)建立健全衍生金融工具的会计确认、计量、报告和披露原则及具体操纵标准,并发布相关会计准则和会计制度;(三)颁布衍生工具审计准则,明确审计人员在审计客户单位衍生金融产品过程中应采取的措施和步骤,确保审计人员能够公平关注企业衍生业务产生的风险,独立客观评价企业财务报告是否公允反映了衍生业务对企业业绩和财务状况的影响;(4)制定并实施与衍生品相关的内部控制规范和指引,为内部控制、监控和治理责任建立一致和具体的标准;(5)由于衍生工具的复杂性,传统会计监管中对财务信息的人工读取和分析已不能适应其高活跃度和高风险性,这必然要求监管部门充分利用信息技术,设置专门的机器和系统,实时采集和分析相关会计信息,克服传统会计监管的事后缺陷,增强会计事前和事中的监管功能。

三、我国衍生品监管的存在

我国的衍生金融工具发展相对缓慢,这与我们对衍生金融工具风险的熟悉程度有很大关系。传统上,人们认为衍生金融工具包含很多风险,因此对交易金融衍生品持谨慎态度。然而,近年来,我国国内金融市场对衍生金融工具交易的呼声日益高涨。经过论证,我国在2005年先后推出了结算债券远期交易、远期外汇交易、权证交易等衍生金融工具,随后在2005年8月25日,财政部颁布了《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暂行规定(试行)》(会计[。这表明我国衍生金融工具的会计监管已经提上日程,但由于整个市场刚刚起步,会计监管还存在很多问题。

(1)衍生金融工具会计监管体系建立和有效运行的基本制度有待完善。

我国衍生金融工具市场刚刚起步,几个试点工具的发展处于冷热不均的状态。由于缺乏相关法律法规,债券远期交易和远期外汇交易平淡无奇,总是“叫好”,而权证产品则被投机资金炒作,上市一周内价格波动达到65%,远偏离公允价格水平。由于衍生金融工具

会计监管制度的建立和运行所需要依托的基础法律制度不完善,势必会限制会计监管的效果和效率。

  (二)、相关会计准则的制度既要与国际标准接轨,又要考虑我国的国情,共性与个性的协调依然是个困难。

  新出台的《暂行办法》对金融工具的分类、确认和计量做了同一规定,改变了过往我国衍生金融工具会计监管政出多头面临协调的局面,从国际比较来看,《暂行规定》与国际会计准则第39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IAS39)和美国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的相关准则实现了较高程度的趋同。同时也适当地考虑了我国的国情,贴近我国的金融工具的现状。但是由于我国衍生金融工具市场才刚刚开始培育,交易品种少,个性与共性的冲突不是很明显,随着今后市场的不断发展,交易品种的多样化,在制订相关会计准则时,共性与个性的协调题目将越来越成为一个困难。

  (三)、缺乏既谙习衍生金融工具交易,又熟悉财会知识的金融财务复合型人才。

  衍生金融工具的会计监管,无论从系统性、复杂性和技术难度等方面,都对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职员提出了较高要求。相关职员必须具备金融和会计复合知识,谙习衍生金融工具和财务的实际操纵,并且具有丰富的经验,才能适应衍生金融工具市场高风险,高活动和发展变化迅速的特点。但是目前我国大多数财务职员只熟悉传统的会计业务,对衍生金融工具会计知之甚少,更不熟知相关的交易活动,这无疑给今后的会计监管工作带来阻碍。

  (四)、内控制度执行不严,内部会计监管效率。

  对于企业而言,只建立严格的内控体系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严格执行,内控失效会导致内部会计监管失灵,比如,中航油在衍生金融工具交易过程中,严重违反内控程序,授权和止损制度形同虚设,导致巨额亏损。而所罗门公司的经验值得我们鉴戒。1993年,所罗门公司的财务部分及其独立审计师安达信事务所发现公司实际总分类账中存在一些差异。为了加强内部控制,所罗门公司进行了一次具体的检查,发现了大量无凭证的余额。随后,该公司改进了核对的控制程序,由于实行严格的风险治理和控制,1996年1月所罗门公司发现了来自错误的期权头寸的交易损失,交易员运用了不正确的波动值来掩盖了交易损失。由于公司良好的内部控制架构,所罗门公司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将损失降到了最低。由此可见,会计监管的顺利进行需要企业严格遵守各项内部制度。

分享本文至: